屋内温暖些,可贺霖却站在门口,停住了脚步。

  郝凯鸿声音冷硬,好像这样才显得她更不近人情一些:“不进来就出去,暖气都跑光了。”

  贺霖略有些局促,他问:“要换鞋吗?”

  郝凯鸿倒水的动作微顿,她紧紧捏着水杯,启唇道:“不用。”

  “客人不用。”郝凯鸿低垂着眸子,平淡道。

  贺霖心中刚溢起的欣喜,瞬间被苦涩包围。他把门带上,将踩过冰雪的鞋子脱下,只穿着袜子走进屋里。

  郝凯鸿眼睛盯着他湿了半边的袜子,嘴唇微动,最终还是强压下去那句快要破口而出的话:你身体不能受寒。

  可思来想去,这人已经和自己没关系了。

  再多么操心也没意义了。

  “热水。”郝凯鸿把玻璃杯放他面前。

  贺霖接过,捂着杯子暖手。

  半晌,听见郝凯鸿问:“说吧,什么事。”

  贺霖舔了舔干涩的唇,笑说:“没啥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吗?”

  郝凯鸿蹙了蹙眉,不耐烦道:“你再不说就滚蛋。”

  “我可以和你谈合约吗?”

  郝凯鸿心脏猛的抽痛了一下,她问:“什么合约?”

  “我知道,妍妍进了听风娱乐,没有多少人信服她,也不愿与她交好。我希望……”

  听到“妍妍”二字,郝凯鸿眼睫微颤,她感觉她教养真的良好,到现在都没有把面前这个男人撵出去。

  “我希望,你可以多照顾她一点。资源我来出,听风娱乐可以不用费心。”

  贺霖也发觉自己的请求有些过分,他补充:“岑薇的我也可以……”

  “贺霖。”郝凯鸿平静的叫他。

  尽管贺霖所说的,每一的字都直直刺进她心窝,郝凯鸿还是忍着没在面上泄露一丝一毫的情绪。

  “我这儿不是幼儿园看护所,另外,听风娱乐的艺人,不需要你来操心。”

  “如果你只是为了这个,那么,请回吧。这件事,绝不可能。”

  贺霖没有多少失望神色,来之前他便想到这种结局了。

  他站起身来,从羽绒服口袋里,摸出一条项链,轻轻放在桌子上。

  “物归原主。”

  那是一条朴素的项链,没有晶莹剔透的钻石,只挂着一枚简单的戒指环。

  郝凯鸿手指狠狠掐进肉里,疼痛让她没有说出其他什么话来。

  她点头:“嗯。”

  贺霖也像是了却了心愿一样,告辞离开。

  门再次被关上。

  屋内安静极了,安静到连郝凯鸿急促的呼吸声都听的分明。

  那杯已经冷掉的茶水,一口没动,好像从未有人来过一样。

  又好像,在它还热的时候,也从未暖过别人冰凉的手掌一样。

  郝凯鸿颤抖着手拿起那条不算是项链的项链,将链子上的戒指,套进自己无名指。

  不大不小,刚刚好。

  她拿起项链,跑到门前,拉开门,外面黑漆漆一片,声控灯都没亮起,没人来,也没人走。

  郝凯鸿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怎的,心里空落落的。

  冷风吹的她清醒不少,半分钟后,她关上门。

  外面响起震耳的烟火炮竹声。

  这座大城市里,是严令禁止的,可过年时,大家总会忍不住庆祝一番。

  外面烟火热闹非凡。

  郝凯鸿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握着那戒指环,放在胸口处。

  她以为她放下了,她也表现得毫不在意,她演的太像了,逼真到她真的以为她是不在意他的。

  不在意那个在她青春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少年。

  外面又下起来雪,贺霖戴着帽子,停在了郝凯鸿楼下。

  过了多久,他也不知道。

  忽然间,烟火爆竹震耳欲聋,十二点钟的夜空一瞬间明如白昼。

  他只听到有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在明灯下互许终身。

  他只听到不知从哪家又或者是哪些家庭中传出来的“新年快乐”。

  他只听到,自己的心脏也随着烟火的爆开声激烈的跳动。

  又过了不知多久,他鬼使神差的上了楼,停在郝凯鸿家门口。

  却久久没有扣下门,也没有按响门铃。

  他就这么站在门外,听着外面的烟火声,看着这扇隔在两人之间的木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8。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8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多多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靠做梦横行娱乐圈,我靠做梦横行娱乐圈最新章节,我靠做梦横行娱乐圈 biqiuge8.co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